第十六章·追风少年
作者:冰笔寒      更新:2021-01-12 15:30      字数:2565
  在J城的日子里,这一两天的时间,不知怎地总感觉不适应,对这里的环境,对这里的人儿,总有点格格不入的感觉。是的,宇墨想回去了,想回到G城,想回到自己的大学。

版权所有:macT9kJ4I1www.amwxw.com   芸清的生日过完了,宇墨也可以回去了。版权所有:YRuCs6OwRGLuf66pZkahwww.amwxw.com

  在和芸清相处的时间里,宇墨还显得比较拘束,这样的状态不像情人,像是朋友,甚至连朋友都不算,因为二人之间已有了一层隐形的隔膜。版权所有:TlfT4WqDbbfwww.amwxw.com

  “咦,宇墨回来了!怎么样?爽不爽?”室友洲禄笑呵呵地问道。版权所有:I83PBEHc1WvTGwww.amwxw.com

  宇墨勉强一笑,疑问道:“什么爽不爽?”

  “就是开房的感觉如何?”没想到洲禄直接挑明,其他室友都乐开了花。版权所有:rTCHoDGlId6Uy3L5iawww.amwxw.com

  宇墨笑而不答,如果说在朋友那儿寄宿,多少会有些尴尬,那还是不说罢了。

  “你们别问了,人家都不好意思了,你们那样问分明是明知故问嘛!”舒恒插话。

  紧接着,少聪也凑起了热闹:“就是。洲禄你又不是没尝试过!”大家更是笑得不亦乐乎。版权所有:vzvoiDgtjkclrFBdpWQfwww.amwxw.com

  “赵峰和孟山呢?哪去了?”宇墨看他们有愈演愈烈的趋势,马上转移话题。版权所有:uSha5hlKsctno0Ivwww.amwxw.com

  “他俩一起去理发了。”洲禄回答,“宇墨,你的头发也比较长了,你啥时候去理发?”

  “再说吧!”宇墨之前本来和赵峰约好了一起去理发,可没想到他提前去理发了,因此有点失落。版权所有:EC7nkOrF32owww.amwxw.com

  洲禄看出宇墨的脸色有点不开心:“哦,那你到时去理发的时候告诉我一声,我陪你一起去理发。”洲禄顿时成为了暖男。版权所有:N71fPRGAMjdf5I15bwww.amwxw.com

  “嗯,好的。赵峰他俩什么时候回来?”宇墨问洲禄。

版权所有:Nc2XCjzYp7hwww.amwxw.com   “他们出去好久了,应该快回来了吧!”

版权所有:1LaXAfPXVdbRDTCxwLwww.amwxw.com   说曹操曹操就到,正谈论着他俩,话音刚落,他俩就欢欢喜喜地迈进了寝室。

  “宇墨回来了?”赵峰漫不经心地问候。

  “嗯。”宇墨一见到赵峰,心情顿时就激动起来,“哇塞,变得这么帅了啊!”

版权所有:gD8yTvhHOabIcMD2Qwww.amwxw.com   “你的意思是赵峰在理发之前不帅喽?”孟山笑嘻嘻地抢话,周围室友都以为孟山在开玩笑,可宇墨觉得这是故意找茬,这样的情形不止一回了。

  “不是。之前也很帅。”宇墨解释道,但很明显,这是苍白的解释。版权所有:3aYiffim233zuqy5jYDwww.amwxw.com

  为了化解宇墨的尴尬,赵峰开口解围:“多谢夸奖,哈哈!宇墨,借你一样东西。”

版权所有:gREsSbgTvhpcHLj9dq84www.amwxw.com   “哦?什么东西?”宇墨摸不着头脑。版权所有:8t4psJPeJsZhSEANZwww.amwxw.com

  “我想借你一条运动短裤,我想去打球,我的那些衣服还在那里都还没洗,现在不想洗。”赵峰笑着说,这微笑是那么亲切熟悉,一如初见。版权所有:EwyawMAH7Ui1mRJwww.amwxw.com

  看见赵峰有求于自己,不忍心“见死不救”,于是慷慨答应,“好的!”版权所有:Q8ZiGjqgNvdPEWpwww.amwxw.com

  宇墨本以为赵峰会问及自己女友的事,没想到只字未提,也不知道赵峰心里想的是什么,可是看赵峰的神情,完全没有郁闷的样子,看来并没有为此影响心情,对于宇墨来说,这是乐还是忧?

版权所有:sMGuS2lbupjfWwww.amwxw.com   赵峰换上运动装,t恤和运动短裤,另穿好一双白袜与运动白鞋,与浓密的、黑黑的腿毛形成鲜明的对比。版权所有:vznaukyeAa7uswww.amwxw.com

  “走,孟山,打球去!”赵峰知道宇墨不会打球,而且也似乎知道三人在一块有着一层或薄或厚的障壁,所以就直接叫了孟山,没有邀请宇墨。版权所有:QMD8aCYp2jXewww.amwxw.com

  “好的,那你等我一下。我要先去上个厕所。”孟山满怀欣喜。版权所有:W4BXIhIUsVBpe9jC9www.amwxw.com

  “行,我等你,掉进厕所的时候记得呼叫我!”赵峰开着玩笑。

版权所有:HoOH7XkFKeyBP95MMwww.amwxw.com   此时,宇墨就像一个木头人一样,头脑中一片空白,忧从中来,不可断绝,真是“我心伤悲,莫知我哀。”版权所有:yVZ01uKm3uOpkw5BSnZwww.amwxw.com

  看到他俩出去玩乐,自然会有一种孤独,怎么办?去跑步吧!把所有的不畅快都宣泄得一干二净。

版权所有:BKO53UgHbrQtpwww.amwxw.com   在塑胶跑道上跑步,头脑中浮现的是当初和赵峰一起参加运动会时的场景,一起训练,一起挥洒汗水,一起抬头看朝阳与夕阳,感受景色优美,当初比赛时,宇墨撑着跑累的赵峰,帮赵峰系鞋带,种种情形还历历在目,而往事只能回味。版权所有:rRHJq2HZPr8xA3bwww.amwxw.com

  塑胶跑道旁边就是篮球场,宇墨不经意之间,望见赵峰与孟山在打篮球,赵峰运球,孟山在其身后抢球,忽然之间,孟山就一把抱住赵峰的腰,赵峰想再拍打球,可身后的这个庞大身躯限制了他的发挥,球滚向一边,孟山看到有机可乘,放开赵峰,迅速把篮球抢到手,得意地笑着,赵峰也笑了起来。这一幕,宇墨看在眼里,那一抱就如晴天霹雳般,那些欢乐使宇墨的心如铅般沉重。

版权所有:pO0dkmxpXszrLwww.amwxw.com   宇墨回过头来,继续看着前方的路,加紧了步伐,试图挣脱心灵的枷锁。一口气下来,跑了15圈,累得快要不行,虚脱得快要散了架一样。

版权所有:sdK3sL53WH2Rn5nwww.amwxw.com   回到寝室,已无任何力气,趴在桌子上,无精打采。

版权所有:gScPkLZKAMEmbnKwww.amwxw.com   “你怎么了?没事吧?!”洲禄看到宇墨的样子着实有些吓人,关切地问。

版权所有:8yz6cLoVB4UWyQfqabZ7www.amwxw.com   “哎,看来只有赵峰回来才能解救他了,哈哈!”舒恒还是一如既往地逗着乐。版权所有:VqYdly2NYV84C3www.amwxw.com

  宇墨没有理睬,不要说现在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,即使有也不想说话。版权所有:Wc7J8FmRB4www.amwxw.com

  不知昏昏沉沉了多久,宇墨的耳畔又想起赵峰与孟山的笑声,赵峰把球鞋一脱,脚臭味顿时浓浓地弥漫开来,宇墨气不打一处来,严厉训斥道:“赵峰,快去洗脚,把你的臭袜子臭鞋子放到外面去。”版权所有:r36uXqfyyjgJ1TL8uKwww.amwxw.com

  “我就不,哈哈,多香啊,哈哈!”没想到这个时候赵峰还在开玩笑。版权所有:aykVFuTN9CeXhwww.amwxw.com

  宇墨更生气了:“你变态啊!滚!”版权所有:5DSKMHDlDbBBwww.amwxw.com

  “原来宇墨也会生气啊!”孟山调侃又或者是激怒,“以前我的高中室友那脚臭味那么重我都没说什么。”孟山这么说,无形中就让赵峰感觉宇墨这是在小题大做。

版权所有:eVjUzQgtMCAwww.amwxw.com   于是,赵峰根本就没把宇墨的话当作一回事,而是还想试一试、看一看宇墨发怒的样子:“哈哈,你求我啊,你求我去洗脚啊!”版权所有:6sWBJemo3UWPyRjrwFyhwww.amwxw.com

  这时,宇墨恨不得一个巴掌甩过去,一腔怒火,大声地说道:“你神经病啊!”愤然离开寝室。

  一伙人全都愣住了,从没见过宇墨发这么大的火,看来宇墨是真的生气了,当宇墨还幻想着赵峰会跑出来安慰自己,或者给自己道歉时,电话铃突然响了,本以为是赵峰打来的电话,拿出来一看,原来是女友芸清打来的电话。是的,赵峰自始至终都没有出来。

  “你到学校了么?”芸清许久都没有收到宇墨平安返回的消息,不禁主动打电话来慰问。版权所有:mR5S0ebG1sDjdnsEQ0Pwwww.amwxw.com

  “哦哦,到了,我下午到的。”宇墨若无其事,语气立即变得平缓,并没有诉说自己的不愉快。版权所有:bUubk7nGvQMUKA3www.amwxw.com

  已是晚上,走在大街上,丝丝的凉风令人寒颤,宇墨漫不经心地听着电话,渐渐地不想听、不想回答,草草结束了对话。街上还是一如既往的热闹,可热闹是他们的,宇墨什么也没有,看到这热闹,只会触景伤情、心生哀愁,那些灯光,映入眼帘,望着望着,已使人热泪盈眶。

版权所有:u7UhAlpKVA1www.amwxw.com   叮铃铃,电话铃终于响了,宇墨迫不及待地拿出手机,多么希望是赵峰打过来的。版权所有:nmsoCHwPZiaYJprSCwww.amwxw.com

  “宇墨,你在哪里?这么晚了,该回寝室了!”电话那头传来洲禄的声音。

版权所有:GiISlLce7o3Vwww.amwxw.com   “我···我等一下就回来。”随即宇墨就挂了电话。

版权所有:r4MJBIZwol6BdWuwww.amwxw.com   宇墨知道,赵峰是不会认错的,宇墨还知道,赵峰根本就没有把自己当一回事,在赵峰的心里,宇墨这个名字早就无关紧要了。可是,宇墨该怎么办,心里一直想的就是赵峰,即使有再多的不愉快,还是那么念念不忘。

  赵峰是自在如风的少年,不会因那些琐事而牵累,自由自在,而宇墨则是一个不懈追风的少年,不管风多么缥缈,多么难以捕捉,却仍旧迷恋于对风的缠绵。